不给糖就捣蛋

“今天是万圣节,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节日……”“不给糖就捣蛋。”
今天听到太多诸如此类的话,朋友圈的内容几乎都是关于万圣节。我就迫切的想写篇长长的文章 ,这样的冲动在十年前就有过,当时都觉得不耻 ,何况现在?在这浮躁的年代,胸中的那些点墨早已被世俗的各种蝇蝇娆娆冲击的荡然无存,整日游曳在不得已的虚与委蛇中,书生那点意气早被磨的没有了棱角 ,提笔无从下手的江郎才尽,如同胸有滔滔江水而不可泄一般的难受,这些都放之后话,单是如今又有几人能耐着性子看完这密密麻麻的一行行黑字,就值得思付。
既是随笔,想到哪写到哪,差点忘了这不是今日的话题,留待来日细论。今天想说的是,民粹和西学。本来民粹应该是高大上的,民粹本应该是精英阶层孜孜以求的,可不知何时民粹和精英却对立了起来,“民粹”被单独的剥离了出来,并且成了“精英”的反义词,这么很深的蜕变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中华民族正在被逐渐的磨灭 。这不是危言耸听,中华文明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个没有断层的文明,是经历了多少次外辱都最后力挺过来的一个民族,是经历凤凰涅槃后总会领导人类前行的一个民族。那么是什么支撑这个民族一路向前?无疑,是文化,是中华纯粹的文化,而这些纯粹文化组成的核心就是所谓的民粹。春节的秧歌 ,二月二的舞龙,端午的粽子,十五的团圆,七夕的传说,阴阳八卦的神秘,二十四节气的实用 ,毛笔的淋漓酣畅,汉服的优雅端庄 ,汉语的精妙绝伦等等等等不胜枚举。
正是这些无形的民粹构成了我们的特征——中国心。
如果这些都随着时间湮灭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到时那里还有中华民族的向心力?我曾经看过一部名为《闪光少女》的电影,电影中一群十几岁的孩子蔑视中国传统乐器,以学习传统乐器为耻 ,觉得二胡、唢呐、花鼓……是市井的,是低俗的,是不入流的 ,相反在他们眼中钢琴、小提琴、架子鼓等等来自国外的这些乐器才是真正的高大上,才是真正应该崇拜的,才是精英阶层应该追求的。很小的时候,母亲叫我去学二胡,我当时也和这群孩子的想法类似,认为二胡难听又老土,只有街头的老爷爷才会拉。后来逐渐长大,在听过二胡演奏的《赛马》之后,我深深地被民乐所带来的震撼力所折服,至此改变了自己狭隘的看法,但为时已晚,已无精力再去学二胡。
看着西方文化在电影中反噬着中华文明,看着我们的民粹被我们的孩子践踏的毫无尊严,我感慨万分。
就好比今天,乃西方传统文化节日——万圣节。这本是赞美秋天的节日,后被延伸为鬼节。与中国传统的七月中元节相仿,在鬼节这段时间里哪怕是匪徒都会忌讳很多事情,就是为了避免遇到晦气。可见即使在民间信仰中都知道精灵鬼怪之事最好敬而远之。可悲的是,我们的中元节鲜少有人知道,反倒是万圣节被当成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节日。在诸多人眼里,万圣节是一个狂欢、刺激、放任的节日,在商业利益诱因的推波助澜之下,诞生出了大大小小的所谓“活动”,我们被设计在“套子”里,被商家玩弄于鼓掌之间却不知其所以然,被人卖了还在帮人数钱,可悲!
如果说我们的东西的确不好,那么优胜劣汰是自然淘汰的法则,我并非扭转乾坤的老古董,自然知道尊重。可事实是早在春秋战国时期的一套编钟就足以完美的演奏世界上最难的几大名曲,看过王刚老师《鉴宝》这档节目的自然知道这不是我的杜撰。那么问题出在哪?我们的思想和文化导向。正是在这样变态的风向标下,我们的国人一味崇洋媚外,只要是外国的都是好的,乐器如是,节日如是,文化如是。在这样的环境下竟然催生了这样可笑的一个新行业,把中国生产的东西出口到国外再进口回来到国内销售,这一来一回身价大增。可悲啊!这是中华民族的可悲!这是中华儿女的可悲!这是中华这片热土的可悲!
如果这还不足以引起某些人的重视,我再举个例子。部分史学家认为“崖山之后无中国”,这个结论的得出就是以象征着拥有中国古文化的士大夫在崖山一役后的集体消亡为结点 ,这群士大夫把“礼义廉耻孝悌忠信”看的比生命还珍贵,这是他们的信仰,和我们现在的提倡是完全不能比拟的。代表这个层面的消亡被部分学者视为中国的消亡 ,现在换位想如果有朝一日我们的这些民粹都荡然无存,那么又会有多少人还记得自己是中华民族?

除非注明,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原创,互联分享,尊重版权,转载请注明 .
原文链接: http://www.maomiya.com/trick-or-treat.html
版权所有: 猫猫咪呀的博客

本文分类: 生活百态 | 标签: ,
订阅更新: 您可以订阅我博客的内容.

0 人围观.

评论..

[ Ctrl + Enter ]